当前位置: 首页>>人文资源>>华夏人文>>正文

揭秘中国“荒蛮腹地”的青铜文明

2013年10月16日 00:00  点击:[]

   在远离中原的地方,沉睡的青铜文明被一一唤醒,天外来客,神秘方国,是谁铸造了它们的传奇?它们又与商王朝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渊源?一段被铸造的时光青铜之路,化成天下为你揭秘。

   由于交通的不便和文献记载的语焉不详,古蜀文化与中原文化一直保持着一种神秘的距离。1986年,成都西北部的一个叫做“三星堆”的村庄,一批人们闻所未闻,神秘诡谲的器物得以重见天日,它揭示了在这偏离中原文化的西南一隅,竟存在有如此辉煌发达的古代青铜文明。接着一次次重大的考古发现,重新丰富了中国古代青铜文明的版图,证明了在中国远离中原的“荒蛮腹地”也存在着高度的青铜文明。

   和新干大洋洲一样,三星堆遗址的青铜器也属于商时期。更为相似的是,三星堆坑中出土的物件也有很多人为毁坏和火烧的痕迹,人们猜测,对器物的毁坏乃至灼烧,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祭祀仪式。因此,三星堆的两个大坑被专家定位为祭祀坑。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新干大洋洲的青铜器坑也属于祭祀坑,这和中原青铜器大量出土于墓葬,似乎有着很大的差别。

   新干大洋洲和与它同时期的殷墟妇好墓相比,二者间出土的青铜数量大体相等,但大洋洲并未发现以人殉祭的现象,殷墟妇好墓中却发现16具殉人,这些残留在青铜器上的记忆显示,南方各地的礼俗和中原礼制间存在着明显区别。

   从新干大洋洲出土的青铜器以及其遗址规模来看,在商代时期这里已经建立了强大的政权,这让考古专家联想到了传说中的“虎方”古国。“虎方”一词曾经出现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甲骨文记载,商代时期,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有一个崇拜老虎的边缘方国,称为虎方,传说商王朝曾视之为劲敌,多次出兵讨伐,虎方国雄踞鄱阳湖以西,洞庭湖以东,建立了国家政权,筑起了土城,创造了文字,是一个强大的政治集团。不仅如此,考古专家还在大洋洲出土的器物中发现了很多铸有老虎形象的青铜器,似乎更加引证了这里就是虎方古国的猜测。

   虽然这一切都还停留在推理的阶段,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才商时期是一个军事政治都很发达的城邦。在那个征战不断的年代,装饰精美的兵器是权威的象征,在河南安阳殷墟,就曾发现大量的青铜兵器。

    如果没有大量的铜矿原料,大洋洲先民不可能把贵重的青铜用于农具的制作,那么大洋洲先民的铜矿原料又来自于哪里呢?就在距离大洋洲一百多公里外的赣江沿岸,有一个叫瑞昌铜山岭得古铜矿遗址,在实验室里的测试证实,大洋洲青铜器的原料确实全部来自于此,而由于中原的商王朝也需要大量的铜矿,很有可能和这里的先民有过贸易往来,这也许就能解释,为什么大洋洲的文物上聚合了如此多的中原文化因素。

   同样是商时期的蛮荒之地,湖南宁乡,二十世纪中期,四羊方尊的出现改写了长江以南不出青铜器的历史,此后,湖南青铜器在考古研究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宁乡出土的商周青铜器往往是海内孤品,在中原的数十万件青铜器中间,都找不到相同的例证。

   从公元前二十一世纪青铜文化在中国起源,到公元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历史的契合给了我们旷古至今的无尽想像。在整个青铜发展史上,正是因为商时期中原地区和周边青铜文明的共同绽放,才使得青铜的冷峻沉重,神秘与庄严得以延续。经过漫长而缓慢的演进,在暴力征战与和平交流的双重推动下,一个更为统一而繁荣的青铜时代即将来临。

   夏商时期,中原地区青铜文化向四方辐射,加速了周边地区青铜文明发展的进程,以及与中原地区同化,融合的步伐。而在更远的地方,各部族文化的互动异常活跃,这种部族之间文化的相互传播、交流,以及互相融合的浪潮深深荡及北方草原地带和边缘的河湟地区。中原地区商文化的政治影响和文化影响通过各种渠道波及到这里,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制约和规范了周边地区青铜文化的发展进程。各种青铜文化类型中,青铜礼乐制度向中原青铜文化的趋同是这种文化之间相互浸融的重要标志。甲骨文中出现的周方、人方、虎方、犬方等便是一些青铜文化类型的具体称谓,我们也不难发现,当时的商代四方确实是方国林立的局面,这些方国大多是作为商王室的友邦,附庸而存在的。随着商王室的势力消长,它们判服无常,成为商王朝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也为西周王朝的构筑奠定了新的基础。

上一条:古迹——长沟大墓 下一条:老黄历的秘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