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原创广角>>正文

国家改变了我的命运

2014年05月02日 09:00  点击:[]

国家改变了我的命运

“欧阳秋,你的邮件!”

“邮件?叔叔你确定是我的邮件?”我跑过去,眼睛张得可以塞一个灯泡,不可置信地看着拉着毛驴过来的邮递员伯伯。

“难道我看错了?你有文化,眼睛又好,过来帮我看一下。”伯伯戴着眼睛,找到一个橘红色的硬皮纸包着的邮件,转身递给我。

我犹豫着接过来,依然不相信这是我的邮件。

“广西大学录取通知书。欧阳秋收。”邮件从我的指间滑过,溅起一些尘土,我呆呆地站着,脑子一片空白,周围一切似乎都消失了。我站在迷雾中,不知该往哪走。

邮递员弯腰捡下邮件,一边用手拍着邮件上的尘土,一边嘟囔着,“咿,这不是录取通知书吗,这孩子高兴地傻了?哎,这可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啊!”

“孩子?孩子?——”伯伯摇晃着我的胳膊可惜地问着。

我猛然间惊醒,夺过邮件,疯狂地跑着。只想跑,只想跑。我爬上小山顶——它是我的秘密,伤心时,高兴时,迷茫时,我都会来这里——大喊“啊——”这次却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应该是矛盾吧!

我是一个大山里的农村孩子,十岁时妈妈听说村子里来了个老师,就想让我去上学,那时,大家很穷,妈妈是唯一一个支持孩子上学的人。她说:“小秋,你聪明伶俐,可惜妈妈没钱送你去读书,是妈耽误你了。”可是,村子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上课?

听说新来的老师很帅,很白。听说新来的老师穿的衣服很漂亮。

我在好奇心地驱使下,偷偷跑去看那个老师。老师一米八的个头,梳着锃亮的分头,眼睛亮得如天上的星星。上身穿着休闲褂,下身穿着牛仔裤。脚着一双白色的球鞋——第一次看到不是麻布的衣服,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这么好看的衣服——我高兴地跑回家,闯进正在洗衣服的妈妈的怀里,“妈,那个老师的衣服好漂亮,我们这怎么没有?”“你好好读书,等你出了这座大山,有了钱,就有那样的衣服了。”“那我要好好读书,给妈妈买漂亮衣服。”我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妈妈。是一种渴望,也是一种誓言。妈妈看着我,哭了,第一次见妈妈哭泣,有些不知所措,“小秋,我们家一分钱也没有,怎么送你去读书啊!”我好像被重物砸了一下,失望地走上山顶,哭泣。

第二天,老师招集村民开会。妈妈兴冲冲地回来抱着我,“小秋,于老师说,国家下发一笔钱,要在这建学校,过几天,还会来几个老师,而且,政府还补助上不了学的孩子,过几天,你就可以上学了。”我只听懂了最后一句,我可以上学了。“妈,我真的可以上学吗?”“恩,你学好了,不要忘记我们的国家,知道么?”“知道!”我高兴的跑到山顶,告诉大自然,我可以上学了。

不知道什么是国家,但从此,“国家”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我只知道国家帮我,让我可以读书。

“几天”似乎有点漫长,一等就是半年。半年后,我因为是特困生,被批准免费上学。我背着妈妈给我缝的书包,书包里是国家资助我的书。走进明亮的教室,我听妈妈的话,认真读书,学成后报答国家。

七年后,我学完了小学,初中,高中的所有课程,所有老师都夸我聪明,可我却迷茫了,我努力学习,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大山。我来到山顶诉说我的困惑。妈妈看着离开学校的我整天闷闷不乐,就去找了老师,问老师有没有办法让我出去读书。

“小秋,妈帮你问了一下老师,你可以参加高考,考大学。可是,老师说你年龄小,要过两年才能考,而且你没上过正规高中,不好报名。”妈妈有些无奈地,小心翼翼地说,怕不小心,让我难过。

我不会放弃任何上大学的机会。爷爷临走时,我在山顶上答应爷爷,我会上大学,走出这座大山。我一定要做到,让爷爷含笑九泉。

我跑到学校,求校长让我参加高考。校长很无奈地告诉我,这要通过当地政府的同意。

我跑回家,告诉妈妈,我要出去找政府,我要高考。

第一次出山,妈妈给我准备了几天的干粮,嘱咐我路上小心。校长不放心,决定带我去。我感激的点了点头,大恩不言谢。

我跟校长找到当地的政府,领导说我年龄太小,不能参加高考,我咚的一声跪在地上,请求参加高考,在校长的帮助下,领导决定向上级报告我的情况问问是否可以让我参加高考。我不久接到校长的通知,今年6月我可以参加高考。校长告诉我要感谢国家的通融。我想到6年来,一直靠国家的资助读书,现在,国家有给我机会让我走出大山,我一定要努力考上大学,为国家作贡献。

这年6月,我参加了高考,而妈妈却累得生病了,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这时我犹豫了,如果上大学,那妈妈的病怎么办,家里就这么点钱,为了让我上大学,妈妈一直不去看病。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劝妈妈去看病,妈妈不答应。我知道妈妈怕我没钱上学。高考完一个月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我放弃了,可能没考上。我在心里想,这样也好,妈妈就可以去看病了。

那一天,我迷茫了,通知书的到来打破了我的计划。我拿着通知书,盯着它看了一下午,泪水打湿了厚厚的信封。我最后贪恋地看了一眼邮件,毅然决然的把它埋葬在山顶,我不能看着妈妈病得越来越严重,我做不到。我擦干眼泪,回家。

自从我进屋妈妈一直盯着我,让我有些心虚,考上大学是全家人的愿望。可我没办法。“通知书呢?”妈妈打破了沉默,我却像被雷击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啪”妈妈重重地甩了我一巴掌。第一次妈妈打我,我不知所措,却没流泪。

“你对得起国家吗,你对得起爷爷吗,啊?”

我倔强的一句话不说,不能让妈妈离开我,绝对不能。

安静,寂静。没有人妥协。

“小秋,你快把通知书拿出来,你妈妈的病要看,你的大学也要上。我们国家会资助贫困生上学,你也可以贷款上大学。”校长打破僵局。后面跟着村支部书记。

我转过头来,询问的看向他们。“是真的”村支部书记说。

我飞快地跑去山顶,把通知书捧回家。

“感谢国家的帮助!”我在心里默念着!

(作者:亓东云   化学化工学院   化学类101 )  

 


 

 

上一条:有你在,灯就亮着 下一条:飞翔,为了更好明天

关闭